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认识这些5个以上的万州人,都已经当妈老汉了......

微万州2018-06-27 17:10:34

在老万州人的记忆中,一定或多或少的存在过这些东西。看哈你还记得几样?反正小编还是认识好多。

捣蒜的


那时候人们普遍使用的沙龟儿棒都是手工凿制的,一般都用来捣蒜,偶尔捣一捣花椒或者晒干的红辣椒


杆秤


基本上每两三户人家就有这么一杆秤,自家门口称两斤海椒回来也要称一下看是不是缺斤少两


戳(chuo)箕


很多人一定没见过这玩意儿是做啥子的,小瓶子家里以前有这东西呢,一般拿来沥米的


温水瓶


自小瓶子记事以来,它就叫开水瓶,后来才知道这玩意其实就是城里人说的保温壶。


煤油灯


那时候,人们意识中所谓的灯光都是米黄色的,后来有了电灯之后才算是长见识了,原来灯光还有白色甚至更多颜色呢。


缝纫机


这台是蜜蜂牌的,有点儿钱的人屋头都有台这样的机子,不过是蝴蝶牌的。小时候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用它做的。


磨子(手磨)


小时候听奶奶讲,旧社会最好的灰面也是用它磨的,而且推出来的豆花非常好吃。


铡刀


我从《铡美案》的老戏里知道,当年包青天铡陈世美的时候就用这玩意儿,不过人家的可能做得比较高大上,名字也很霸气,叫“虎头铡”。


铲铲


铲铲,说个铲铲,今天我们说的就是这个铲铲,用处很多(比如用来吵架、用作语气词,加重表达效果)。


风箱


那时候没电,也没鼓风机,煽风点火,打铁的时候全靠它了。农村的很多老灶


棕褂子(嗦衣)


在读学孤舟蓑笠翁的时候,才知道它叫蓑衣。

火钳


对我们乡坝头的娃娃儿来说,火钳不仅是一种工具,还可以用来表示否定。比如妹儿每次喊别个还钱的时候,他就会说:“火钳!”


绊桶


打谷子的时候,把谷子使劲一甩,往上头一打,谷粒就掉进桶里了。

黄桶


对,就是黄桶浴那个黄桶,城里人用来洒满玫瑰花瓣泡澡的,乡坝田用来烫猪!


风木机(风吹)


把谷子从上面倒进去,再摇动一哈把手,各种灰灰、渣渣就从另一边被扇出来了!

犁头


看到这个东西,让人不禁觉得,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年代,人和牛都好辛苦啊!


背篼


小时候好多娃娃最怕这个东西。因为每次不乖的时候,婆婆就会说,再不听话,就把你装来背篼头拿切卖了!


吹火筒


对到灶火一吹……呼呼!一哈就燃起来了!


渊兜


一个不起眼的小兜兜,可以完成戳、装、运各种工作,是修建房屋不可或缺的好帮手。


据说认识3样以上的娃娃都会打酱油了····



欢本文记得分享到朋友圈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