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又一大佬坠落!

BSE同学会总会2018-06-27 19:37:31


                                                   一

美国诗人艾略特说,四月是一个残酷的季节。

对不少企业家来说,这个春天的残酷,或许更令人难以忘怀。

刚刚,又一个大消息传来:南方风机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其质押的3600万股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的风险。

而早在前几天,该公司还发布过一则公告称,杨子善和其妻子于5月3日失踪,至今仍杳无音信。

如果说杨老板的跑路还不那么惨烈,那么,大名鼎鼎的浙江金盾集团近百 亿元债务爆雷,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自尽的故事,则更让人唏嘘不已。

周建灿算是一个白手起家的浙商代表。1989年,26岁的周建灿丢掉了铁饭碗,用借来的3万元,开办了一个作坊式的消防配件厂,既是老板,也是一线工人,终于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时间如流水。30年来,周建灿把金盾股份从3万资金,拉扯到了93亿的市值,专门为地铁、隧道和核电等领域提供风机、消音器等设备。

然而,这一切,随着周建灿的纵身一跃,在1月30日那天烟消云散。周建灿自杀的原因,金盾官方说法是死于抑郁症,但更多人都说他是被“企业资金链断裂逼死”的。

据传,周建灿原本利用民间借贷当过桥资金,后来发展成了拆东墙补西墙。在周建灿自杀的前一天,本来已经签好合同的借款人突然反悔,周建灿没能如期拿到1亿元去填补此前的窟窿,还因此上了民间借贷圈的“黑名单”。

这,或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南方风机变局,浙江盾安悲剧,揭开了一些高杠杆企业的生存困局。

近年来,部分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引发的悲剧,时有发生!

1月25日,35岁的茅侃侃心灰意冷,在北京的家里开煤气自杀。他是80后的创业明星,由于所领导的万家电竞常年亏损,一直拿不到融资,工资发不出,电费付不起,房租交不了,最后物业还对办公场所断电。迫于压力,身负两千万的债务他选择了走上绝路。

去年,轰动一时的山东辱母案也源于资金链断裂。母亲苏银霞所经营的公司——源大工贸,拖欠当地多家银行数千万的贷款,并被银行告上法庭。为了尽快还上银行的贷款,苏银霞只好借旧还新,依靠高利贷救急,也正是因此,断送了苏银霞的家庭和她的企业。

 2016年,陕西圣丰乳业法定代表人权天林在自己的办公室上吊自杀。理由也是银行催贷催得紧,而手头又没有可流转的资金。权天林不得不到外面借高利贷。最终,迫于高利息和催贷压力,权天林选择一死了之。

这些悲剧,究其原因,既有企业本身发展路径的问题,也有政府下决心去杠杆收缩流动性带来的冲击。

1、从内因看,这些出问题的企业,大抵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晴天之时没有修好屋顶,没能抵挡住诱惑,杠杆支得过高,战线拉得过长,以致最后出了问题的。

2、从外部宏观经济环境看,金融去杠杆已是大势所趋,正在积极推进!

有人以为去杠杆只是说说而已。别抱幻想了!这次,中央是动真格了:从2016年第一次在中央层面明确提出“抑制资产泡沫”,到2017年初成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再到2017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第一大攻坚战,都是中央向市场释放的明确信号。

而反映在资金面上,社会融资规模正在锐减。2018年1季度,我国社会融资规模为3.8万亿,比起2017年、2016年同期直接锐减了0.96万亿、1.63万亿元。这是一场刮骨疗毒式的痛苦行军,更是中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确保金融稳定的必由之路。国家会妥善把握去杠杆的节奏和速度,但引起一些微观企业的阵痛,则在所难免。

俄罗斯作家阿·托尔斯泰说过,一个人要真正强大起来,就必须“在清水里洗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在盐水里腌三次”。其实,一家企业何尝不是如此?

要判断一家企业是否是一个稳定和成熟的企业,首先要观察的是,它在过去的两到三次经济危机、行业危机中的表现如何,它是怎样渡过成长期中必定会遭遇到的陷阱和危机的。

那些能够活下来且活得好的企业,必然是那些在晴天里修屋顶、危机意识极强的企业。比如华为。

任正非就曾多次说:华为离死亡,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马云说过这样一段话:“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但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夜里。

要长长久久地活下去,请牢记:第一,安全边际!第二,安全边际!第三,安全边际!

祝福中国企业家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