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告诉你!这里才是宜昌生活气息最浓郁的地方……

三峡广电2018-05-29 13:16:05


谁还记得三菜场?(下)

文|王念时

本文由三峡广电公众号首发

       

据说世上三种最苦的职业是纤夫、打铁和磨豆腐。现代潮人光是听一下豆腐的制作过程就得发晕:先将干黄豆分批倒进土砻中进行碾压,令其脱壳并成片状; 再让脱壳干净的黄豆片在清水中浸泡四五个小时;最初是人力、后来是电力转动石磨,加入清水将黄豆片磨成豆浆;用一个密实的面粉袋装上豆浆,然后用力将浆液挤出;将过滤去渣的豆浆煮沸后装进一个按比例配以石膏水的木桶里,并用一支木桨搅匀,让其冷却凝结;最后将豆花加压成形,再等一个多小时后豆腐就新鲜出炉了。



照片上的这栋两层楼的青砖建筑,就是三菜场原来的豆腐店。很多年前,宜昌中心城区(主要指北门到九码头之间的区域)的所有豆制品都出自这个厂。那个时候,红星巷沿路摆的尽是泡黄豆用的土瓷大缸,到处都是堆积如山的竹篓竹筐;那个时候,豆腐厂(正规厂名是宜昌豆制品厂)白天销售、晚上生产。呜呜作响的鼓风机、规模很小的燃煤锅炉;车间里到处湿漉漉的,工人全都是戴着长袖套、系着帆布围腰、穿着胶鞋通宵忙碌着。



豆腐除了营养价值高,豆腐的谐音也是“都富或者都福”,是宜昌人团年饭上的一道不可缺少的菜肴,所以,那些排了一夜队的孩子们在买到肉之后还得去排豆腐队。那家豆料厂不仅生产豆腐,还生产豆腐干、豆花和霉豆渣、豆腐乳。各位一定吃过霉豆渣煮大白菜,热热乎乎的,味道至今难忘。有人形象地把豆腐称为“膨胀到极限的黄豆”,增加了若干手续的豆腐干则是“浓缩了的豆腐”,豆腐干数量有限,卖完就卖完了,自然就得抢先排队。


这家全称是宜昌市豆制品加工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因为需要扩大生产规模而搬到北门去,照片上的这栋楼就是原址:门前就是北门外正街,后门就靠着那个时候的小河(现在的三江)轮渡,增加了设备、改进了工艺,在改革开放初期颇有名声,直到今天,厂区早就搬到点军去了,工厂性质也早就发生了改变,可在宜昌所有超市、菜场,凡是标明“北门豆料厂”的都销售不错,这就是品牌的力量。



红星巷左侧的肉店、豆腐店的原址还在,也记得三菜场原来就在小巷的中心位置,可真正站在那里怎么看都感觉实在太窄,因为在印象中三菜场是可以开进嘎斯车的,就到处求解,还是我的老同学翠翠、同时也是当地的原住户的回答令人恍然大悟:“整个巷道靠我家这边所有的房子都另外加建出来2米左右,自然就显得巷道窄了。”如果不是问到明白人,岂不是宜昌话里所说的“一头的浆糊”吗?



老同学翠翠提供的一张她儿子小时候骑在嘉陵摩托上的照片的背景就是红星巷,可以重温当年这条小巷的模样:不仅可以看见照片左侧权当自行车棚的肉店遮阳棚、正面浮雕着五角星的豆腐厂,还可以看见摩托车身后的三菜场大大的棚子,门洞里停放的农用车和门柱上的标语清晰可见;还可以看见当时的红星巷很宽敞,两边都有大小不一、品种各异的行道树,就是马路牙子有些犬牙交错。



这是借用外地的一张照片来说明三菜场当时的格局。宜昌中心城区三个菜场的布局原来几乎是一样的:都是由两米多高的墙体和上面砖砌的花格围着、高高的红砖砌成的立柱上架着大大的人字木梁,房顶是人字形灰瓦,间隙有自然天窗采光、占地很大、空间也很高,下雨去买菜,进去时就把雨伞收掉,出来时再撑。长长的水泥售货台把买菜的与卖菜的隔开,中间堆着好多种时令蔬菜,不过那个时候买菜不能像现在这样挑挑选选,卖菜的给你什么就是什么,遇上宜昌话里的“边叶子”也只好忍受。后来献菜场改成两层楼,一菜场成了时代广场。



买菜不凭票,但想要在过春节的时候买到比较重要但供应数量少的蔬菜品种就得排队。排队其实是一种公平的举动,花的时间多自然有优先权;只是在菜场排队得到的只是优先购买权并非优先选择权,都说卖肉的膘肥体壮,卖豆腐的白白嫩嫩,卖菜的好菜都留给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


那个时候城区的蔬菜主要来自于西坝、伍家岗和江南蔬菜基地。当时还是传统农业生产,城区里公厕的粪便有人定期清理运回去肥田,城里的生活垃圾都堆在大河(长江)边沤着,等到冬天农闲时生产队用船装回去还是肥田;那个时候到不远处的乡下走走,伸手摘一个刚成熟的水果、揪一根顶着花的黄瓜,是可以直接往嘴里喂的。



这是笔者的一个老同学成慧凭记忆画出的当年三菜场及其周边的一些主要情况,从那张草图可以看出那个时候的三菜场有红星路与二马路两个进出口,我们当时称为前后门。前门在红星路,从后门出来,一条四五米宽的巷道通向二马路。


在《宜昌地名志》上介绍的红星巷那条只有一米宽的支巷真的很窄,窄窄的巷道在两边都是板壁屋之间通往福绥路。这张照片应该就是当年的福绥路巷口。而靠仁寿路那边是背靠背的两排房,所以走到仁寿路时可从那边的一个院子直接窜到三菜场里边去,真的是四通八达。

        老式菜场无疑是市民生活气息最浓郁的地方所在,它不仅是购买生活资料的场所,还是邻里空间的核心,集合了一个城市的风土人情。


在红星巷里原来的那些肉食店、豆腐铺和三菜场集体消失以后的今天,那条巷里又冒出来了一些地方小吃。巷口下侧第一间的明义手工饺子店就是原来被评为宜昌知名小吃店的彭记手工饺子馆,就是我那位翠翠同学的弟弟和弟媳开设的。网络上是这样点评的:“店面虽然不大,但是饺子真是用心做出来的,纯手工包的,选料精致,味道很好,价格公道,也很卫生。我们经常同学聚会什么的都会去那里买饺子,逢年过节也会在他们家买速冻饺子,要是不提前预定有时候都买不上。”


和宜昌许多老式建筑一样,这栋小楼外墙是砖石砌成,里面是颇有地方特色的板壁屋,那是出于冬暖夏凉和防火防盗的考虑。虽然长长通道两边的板壁早已布满裂缝,那些发黄的贴墙用的旧报纸几乎全部脱落,原来的房间隔板的花格望窗被钉上了厚厚的纸板后虽然增加了隐私性的同时,也彻底破坏了木质建筑整体的结构之美,好在木屋的梁柱和隔板、横枋都依然如故,站在大门口抬眼望那些被炊烟熏黑的楼板和横枋,还是排列整齐、很有纵深感的。

现在的红星巷最能吸引眼球的无疑就是45号小楼的那一片郁郁葱葱、由爬山虎和盆栽组成的绿色了。小楼就是很简单的砖木结构的板壁屋,房主陈师傅自己设计的木质门面除了使用大面积的玻璃窗增加幽深的内部照明,那些用细木条组成的木框可能是修饰线条以外,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值得下笔之处。倒是那位穿一身皂衣、戴一副袖套、正在忙着准备午餐的陈师傅因为大背头梳得油光水滑、八字胡修剪的十分齐整倒显得有几分雅致的神态,望着自己的小楼颇有些孤芳自赏的得意。


既没有宜昌老城悠久的历史,也没有开埠以后百年以上的建筑;没出什么名垂青史的大人物,也没有什么感天动地的故事,这个原来叫三菜场、后来叫红星巷的小巷就安静地存在于红星路与二马路之间的卡卡角角(宜昌话角落,读音kakaguoguo),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版权归作者所有

欢迎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主编:李瑜(北美宜昌同乡会会长)
责编:刘慧艳(三峡广电)

编辑:佳一

编辑部热线:0717—6862153

三峡广电整理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