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段进:城市设计面向具体问题,贯穿于城市规划始终

中国城市规划网2018-05-23 06:15:14

点击标题下“中国城市规划网”关注我们吧!

编者按:


2016年9月24日,2016中国城市规划年会在沈阳召开。本次年会邀请了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段进教授作题为“空间研究与城乡规划发展”的大会报告。期间,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袁牧总规划师与段进教授进行了大咖对话。


 
对话嘉宾:

段进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袁牧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总规划师

 

城市设计贯穿于整个城市规划中


袁牧: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城市规划与城市设计之间的关系到底应该是什么?未来应该是什么关系?


段进:我觉得把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分开做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准确说城市设计是贯穿于整个城市规划里的。我们现在之所以又要强调城市设计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做好,以往的城市规划中我们把城市设计的要素忽略了。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可以说是我们以前的法律法规体系当中更注重平面形态、功能布局、城市发展等物质要素的精致性,而对于生活品质、文化传承、风貌特色方面关注不够。所以,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城市设计贯穿于整个城市规划中。

 

空间规划不等于城市规划,城市规划也不仅仅是空间规划


袁牧:您所理解的空间规划和传统的城市规划之间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


段进:从学术上讲,城市规划中包含了很多内容,当然也要包括城市经济发展及各行各业与城市发展相关的城市发展规划。空间规划我一直认为它是城市规划中的核心内容。我们做城市规划和发改委做的社会经济规划是不一样的。城市规划是统筹空间资源利用,或者是空间将来怎么更好的布局,更好的发挥作用。而更重要的是让有些空间能够用空间规划的手法将其变成资源,让它变成发展的动力。这些方面是整个城市规划的核心内容,是我们的落脚点。空间规划不等于城市规划,城市规划也不仅仅是空间规划。


袁牧:您把中国的城市规划变成一个大的体系,体系之下有很多子内容,包括贯穿始终的城市设计、空间规划,产业及人文社会各方面的规划,实际都是在中国大规划体系之下的分支或者是一个子系统,这样共同构建一个大的城市规划体系,是这么一个理解?   


段进:对,应该这么理解。


袁牧:实际上我们也做了很多关于国外空间规划的研究,其体系架构差异比较大。欧美的城市规划更多的是建立在一个法律体系之上,它实际上对空间的研究是其中一个分支的课题,所以在它的语境当中,空间规划实际上是在空间划定基础之上,更多的做社会经济发展研究的规划。


段进:您说的可能是从最后的结果看,你可能认为是这样。但是在国外,到了80年代初期就已经在学术研究过程中出现了空间转向。这个空间转向和我们现在所说的内容不太一样。西方学术认为以往整个的人文学也好、社会学也好、经济学也好,所有的研究注重了时间和事件,忽略了空间,所以认为要有一个空间转向,在做社会规划的时候已经把空间作为一个要素了。


袁牧:不光是要素,是作为一个基础。


段进:对,是作为一个基础。所以说最后提出来的策略可能没有以空间的方式提,但是它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了,这个就是国外非常重要的转向。而且后来他们也发现,如果完全不提空间的话可能也不好,这就是后来为什么会出现欧洲空间发展战略,就是他们觉得还是要提一提。在这方面尽管我们国内外的说法不同、体制不同,但是关注的内容大家都是有共识的。


不同阶段的城市设计应采取不同的方法


袁牧:欧美传统的城市设计也逐步向整个社会的共同发展目标靠近。这种趋势对我们国家的城市设计会不会产生影响?


段进:我觉得目标相同,所属的阶段不同,所采取的方法应该是略有不同。因为城市设计的主要目标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提高城市空间的品质,提高我们整体的生活水准。这种水准也包括人在里面的感受,也包括人在里面体现他的权利,体现大家的平等,这些都是城市设计要关注的。如果是讲到近期目标,现在我们国家还有大量的建设。尤其是现在城市要更新,还有一些存量土地的建设等等方面。国外现在这个量比较小,再一个国外现在所处的阶段不同,比如他们公众参与已经到了共同塑造的程度。就是公民都可以参与,公民的意见也都必须得到反馈。对于我们国家来说,这个肯定也是将来的发展方向,因为需要共同参与,城市是大家的城市,生活的场所是大家的生活场所,不是哪一位经营的场所。但是要从我们国家的管理方面来说,也存在另外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提到城市设计,大家都觉得非常重要,是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要做城市设计?经过调查,全国尤其是发达地区,每个城市做的城市设计都不少于百八十项。然而这么多的城市设计真正发挥作用的并不多。不多的原因是什么?技术方面上还是有问题。比如说它就不知道这个城市设计是为什么服务的?它从总体的要求到具体的要求,甚至于到了什么阶段的要求全部混在一起。这个放在我们中国城市规划管理法制体系的哪个层面根本分不清楚,所以它就不起作用,同样也会给地方造成很多的经济上的浪费。因为做的特别大的、宏观的和特别小的微观的混在一起,调研都调研不过来。所以从技术方面,我认为还是存在很大的问题。


再者,我们国家的管理制度和国外的土地出让制度也不一样。因为我们现在还是希望能够跟中国的城市规划管理法制体系接轨,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基本的要求,不是说要去限制做城市设计的人怎么做城市设计,也不是说规定你必须做什么,而是讲你如果要做这个,你就要跟法律法规接轨,这样保证它的实施。但是这个接轨的内容得有一个基本的目的,所以这只是一个基本要求。


城市设计不单单是设计,我们搞设计的人一讲到城市设计就会说城市设计要对这个地方要有塑造,要有创造,要有一些立意。但是对于一个城市的发展来说,城市设计不光光是这个目的。还要有怎么实施,还有跟其他方面是什么关系,还有整个的城市运营。而且你说一个城市设计就一定是做的最好吗?不一定。城市设计对于管理来说是保证不要出现最坏的,它不能保证这个城市设计就是最好的。就是保底线,因为你得让后面做城市设计的人还有空间,继续做好。但是你不能让它出现坏的局面,就是这么一个基本内容。


城市设计要面向具体问题 重在落地实施


袁牧:怎么理解城市设计一定要真正的面向实施和实践?


段进:之所以城市设计有一个基本要求,就是因为现在我们把城市设计作为一个招商的招牌,这是我特别反对的。所以我们做城市设计的基本要求,一定要以问题为导向,而不是以设计师的观点或理想为导向。这也是政府担心的,政府担心城市设计推开了以后,会不会在各地出现大量的没用的城市设计。所以我一得到这个消息,就在《城市规划》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讲“问题导向的城市设计”。我就讲一定要解决问题,如果没有问题那就不需要做城市设计。千万不要通过一个什么运算模式或者是国外的一个什么理想模式说这个地方可以变成这个样子。这种设计的方案觉得很好,但要变成这样,事实上变不了。面对差异的世界,把人家现状全部推倒重来,这种城市设计不叫城市设计。所谓的城市设计最重要的,就是它应该比控规、总规更面向实践,更面向具体,更能够落地,这才叫城市设计。为什么现代城市设计从哈佛开第一次会议的时候就提出要更面向老百姓的具体生活,要更面向城市的具体问题。这才是城市设计应该关注的。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是我国城市规划行业影响力最大、学术水平最高、参与性最强的学术峰会和行业性盛会,是城市规划领域最重要的学术创新交流平台,每年举办一次。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先后在全国多个城市举办了23届年会。主办单位根据城市发展和城市规划领域的需求,确定年会的主题,系统交流全国及各地在城市规划研究、规划管理、规划设计和规划教育等领域的最新成就,探讨当前城市规划工作中面临的一系列热点和难点问题。年会一般由全体大会、专题会议、自由论坛、特别论坛、主题展览和工作会议组成,每年邀请国内外著名的学者作报告,同时在行业内广泛征集论文,通过匿名评审,确保报告的质量和参与程度。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不同于一般的商业性大会或行业性工作会议,以学术为核心,以学术质量为唯一标尺。由于年会具有学术性强、信息量大、参与度高的特点,年会已经成为一线科技工作者首选创新交流平台。每年的年会吸引了大量专家学者和规划第一线的科技工作者参加,参会代表主要来自各级政府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城市规划编制单位、大专院校城市规划专业,此外,参会者还包括各级党政负责人员,境外城市规划专业人士等。历届年会分别在杭州、厦门、北京、西安、广州、哈尔滨、大连、天津、重庆、南京、昆明、青岛、海口、贵阳、沈阳举行。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和使用权属中国城市规划网所有。任何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其他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修改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内容。授权事宜请在微信公众号留言或发邮件至www@planning.org.cn联系我们。中国城市规划网对此保留最终解释权。

中国城市规划网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www.planning.org.cn


知规划动态 | 晓行业前沿 | 听学会声音 | 碰学术火花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阅读原文,浏览中国城市规划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