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行业观察丨“老公”换得越来越快,网剧成了造星工厂

同道网剧吧2018-06-27 21:05:23
点击上方“同道网剧吧”可以订阅哦!

时代真的变了,如果你在2015年伊始,对着全年度大剧名单做一次“XXX会红”的预测,那么到了2016年,就会发现自己正遭受着现实无情的打脸。


那只无形的手就是网剧。在它全面爆发的2015年,不仅制作成本频频突破“天花板”,播放量、影响力愈发喜人,最重要的是,网剧也能造星了。


张天爱、张若昀、徐海乔、盛一伦、黄景瑜、于朦胧、金泰焕,这些出身网络剧的演员蹿红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一年以前,他们或许根本不在大众的视野范围之内,然而一旦走红,他们甚至不再需要经过电视剧市场的多番检验、娱乐圈里的大浪淘沙,而是一步到位,成为这个行当中最TOP、最热门的人士,可见,网剧已经成为了推动影视新人出头的孵化神器。


他们的走红背后,除了网剧的强势,还有哪些微妙的因素在做影响?随着网剧造星时代的到来,从演员到明星,又正发生着哪些方式上的变化呢?



Part1 网剧蓄势数年 助力主创迅速走红




《太子妃升职记》海报


2016年伊始,《太子妃升职记》、《上瘾》两部网剧的热度盖过了同时期的电视剧,张天爱、盛一伦、徐海乔、黄景瑜、许魏洲等网剧新人迅速蹿红,在热搜榜的TOP10中占据了半壁江山。


而就在《太阳的后裔》余威仍在时,新任“老公”宋仲基的江湖地位似乎就要被他的同胞金泰焕在《我的奇妙男友》里精彩的表现而挑落,网剧在蓄势几年后,突然间展露出它恐怖的造星能力。



这些脱胎于网剧的“新星”到底有多红?



《我的奇妙男友》


《我的奇妙男友》自于腾讯视频上线以来至今,总播放量轻松突破11亿,金泰焕也因饰演拥有超能力的男主角成为目前炙手可热的演员,金泰焕在剧中与吴倩的“血吻”,被粉丝称为“舌尖上的治愈”,俨然已成新一代撩妹神技,大有接棒国民老公的之势。


“太子妃”张天爱目前的微博粉丝数为664万,她在微博中撩妹、逗逼,把“张芃芃”的形象从剧中延续到剧外,随便一条热门微博,都有近万次转发、两万条以上的评论。


《太子妃》男主盛一伦的粉丝数为360万,比起张天爱,盛一伦的微博内容就单调乏味了许多,几乎每一条都带着自拍,寥寥配上几个字,但粉丝也很吃这一套,其微博平均转发量和评论量甚至更高。毕竟,模特出身的他,时不时就用裸露上身当做福利送出。


据张天爱经纪人王潇潇透露,走红之前,张天爱的微博粉丝数仅有3万左右,从3万暴涨到500万,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当时张天爱每天粉丝的增长量都是第一。”王潇潇解释道。


据报道,张天爱与盛一伦录制《快乐大本营》时,黄牛票炒到了2000元一张。众所周知,在黄牛党中,“快本”门票的价格,一直是检验明星人气的试金石。


而仅更新12集便下架的网剧《上瘾》,则将两位素人男主角黄景瑜和许魏洲捧上了天。2月20日《上瘾》下架当天,黄景瑜发出了一条微博:“很累很开心很感动很不舍”,当天转发量即破万,至今转发量已高达6万次,仅在当天,其个人微博就暴增了10万粉丝。


《重生之名流巨星》剧照


网剧不仅能将新人捧红,也能让徐海乔这样出道多年却一直不温不火的演员体验了走红的滋味。在腾讯自制剧《重生之名流巨星》中,徐海乔与马可的“云景”CP“苏”翻了观众,已经33岁的徐海乔微博粉丝数从几十万迅速涨到一百多万。而凭借《太子妃》中的“九王”一炮而红的于朦胧也终于在快男这场选秀后再度扬眉吐气,其微博粉丝数目前已达321万。



变红的网剧咖们又有多抢手?


艺人走红后的两大后续效应:身价提升,更多作品找上门。


《上瘾》海报


《上瘾》热度未消,黄景瑜便迅速在于正新作《半妖倾城》中客串。此前,深圳卫视的综艺节目《极速前进3》还曾邀请黄景瑜与刘翔、郭晶晶一同亮相,尽管后来因故未能参与,但接到主流电视台综艺节目的邀约,证明黄景瑜已经从“耽美”小圈子走向了大众。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月里。时间往回倒半年,黄景瑜还只是个没有专业背景、没有演戏经历,上过几次电视节目的模特。


《太子妃》一众主演的发展也很不错。盛一伦加盟了由桐华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曾许诺》,担纲男二号,该剧的男女主演是黄晓明和宋茜。于朦胧凭借“九爷”一角熬出头后,也已加盟大IP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张天爱则是参演根据《华胥引》改编的电影《鲛珠传》,据悉,该片投资高达2.5亿,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她的身价已经等同于一线花旦。


于朦胧因为九王这个角色再度走红


网剧明星在2016年的爆发并非偶然,在被称作网剧“黄金时代”的2015年,它的造星运动已然开始。当年夏天获得巨大成功的《无心法师》,捧红了韩东君、金晨、张若昀、陈瑶等新人演员,相较于张天爱、黄景瑜,韩东君和张若昀的演绎经历都算丰富,也都是科班出身。


韩东君进入演艺圈的第一部作品是于正版《神雕侠侣》,张若昀甚至作为男一号主演了新版《雪豹》等作品,但这些“人捧剧”的传统电视剧,都未能对二人带来太多积极的效应。如今,两位借着网剧的热度回归传统电视剧,身价地位已经远超从前。



Part2. 网剧与网剧咖们为什么会这么红?


网剧与传统电视剧在造星方式上的不同,不仅是两种播出平台的差异。网剧先天具备内容多样性和尺度较宽的优势,帮助它吸引到传统电视剧难以聚拢的粉丝。


这些粉丝可不仅是打横幅应援、发帖讨论那么老套,在网剧和网剧咖蹿红的道路中,腐女、低幼观众以及他们热衷的二次元腐文化,都起到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网剧进入2.0时代 直男审美全面OUT


天娱传媒经纪总监丹书光光认为,网剧从2011年、12年开始萌芽,经历了数年的蛰伏,如今走出一批人,不能简单的说成是网剧造就了这些演员,或是演员成就了网剧,而是因为网剧这个新兴的行业推动的。


“正因为网络普及度越来越高,包括网民的低龄化、娱乐化和快捷化,包括身边人的看剧方式都在发生着变化,看起来这些演员的走红都是偶然的,实际上都是符合时代的发展的,是时代的产物。”


如果把段子剧、迷你剧时期的网剧当作1.0时代,在其之后,投入较大的精品网剧作为2.0时代,会发现两个时代的观众在审美趣味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数据显示,在《屌丝男士》的主演大鹏以及《万万没想到》的孔连顺、叫兽易小星、白客等主宰的网络剧1.0时代,这些网剧明星们的男女粉丝的在比例上的几乎相当,或差距不大。而在2.0时代,徐海乔、张若昀、张天爱、黄景瑜等明星的女性粉丝的数量,对男性粉丝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即便不看数据,也能明显从1.0和2.0时代的明星脸上感受出差别——前者重个性和才华,后者颜值即是真理。


引领2.0时代审美变革的,很大程度源自腐女观众对男男CP和耽美题材的喜好,而为了满足这类网剧的重视群体,部分网剧作者也在内容上迎合着他们的需求。


以《太子妃》为例,导演侣皓吉吉对原著进行的改编正是基于他对基腐文化的了解。剧中刻意放大了九王与杨严的“基情”,加入了小说中没有的吻戏,还着重体现了太子妃与丫鬟绿篱之间的同性亲昵,让雌雄莫辨的太子妃既撩妹又撩汉。结尾时,穿越回现代、变回男儿身的太子妃,遇见现代装的太子,两个男人的深情对视,更是满足了腐女观众持续了一整部的期待。


《上瘾》宣传负责人戴璐向记者透露,在该剧的宣传初期阶段,正是先通过对腐女大V的大力推介,从而将《上瘾》顺利推销到腐女群体,形成了自来水式的传播效应,随后,各路媒体、自媒体便开始了主动报道。


事实上,将此现象从网剧延伸到传统剧也一样适用,去年大火的《琅琊榜》、《伪装者》除了品质过硬之外,不断被粉丝拿来说事儿的“兄弟情谊”也是话题永动机,方便了女性观众、网友的制造传播。


令人担忧的是,如今的作品如果不卖腐,不准确的找出噱头,已经很难在网络话题榜里炒出热度了。



观众还喜欢网剧的哪些方面?


《无心法师》


2015年播放量TOP10的网剧中,造星成功的仅有《无心法师》。播放量紧随其后的《校花的贴身高手》红了剧没能红人,惊悚题材的《灵魂摆渡2》、悬疑犯罪题材的《心理罪》观众结构较为单一,都没能形成较强的口碑传播。


《无心法师》能够获得网友的广泛青睐,与片方对剧情的取舍有很大关系。首先,原著中把有关岳绮罗食婴的恐怖、血腥描写通通规避,同时对反派的呈现有铺垫、有伏笔,不把反派的作案动机变得低幼化。这样的处理既不会流失女性观众,也不会得罪对剧情逻辑要求较高的男性观众。


另外,主创对人设也做了很大的调整,原著中恋童癖的中年军官张显宗,经由张若昀的出演,净化成了“暖男”青年军官,反派大Boss岳绮罗成为冷面“萝莉”,暴躁易怒的军阀顾大人变成金句频出、调节气氛的段子王,在原本能够将原著中的悬疑、犯罪体现到极致的情况下,主创们主动的将“网感”放到第一位,力求强调观众追剧时的熟悉度、黏性,用许多凭空加入的萌元素,让网友形成对角色的喜爱和讨论。


与之类似的是《暗黑者2》,该剧在去年获得了12.25亿次高播放量,在对犯罪情节和轻松搞笑之间拿捏的也十分出色,与《无心法师》的不同在于,剧中演员的颜值均来自直男审美,在男性观众面前极具吸引力。


而《太子妃》一直被调侃的“穷”、“low”,也从剧初上线时的频遭吐槽,逐渐转化成粉丝对这部剧的风格认知。如片头人物的飞入飞出、油漆泼洒,与剧中背景夸张的大色块运用有关联,这也令侣皓吉吉被认为是剧界继于正后最有色彩追求的新人。


而剧中完全不符合常理的香奈儿帽子、罗马凉鞋、肌肉盔甲,鼓风机和轻纱,也都成为了“魔性”的存在,这些与传统电视剧不同的网感,也是网友自发讨论和主看的因素。



Part3. 娱乐公司争抢新人呈白热化 视频网站自带平台优势



传统影视公司在加大对网剧的投资布局后,也迅速加入了争抢网剧新人的战局。


光线传媒投资柴鸡蛋的锋芒文化,三名《上瘾》主演随之一道入主光线,《太子妃》的导演侣皓吉吉与父亲海岩与中汇影视一同成立中圣春秋公司,海岩出任公司董事长;尽管黄景瑜的微博资料上依然挂着“没有签约任何公司”,但据圈内人士透露,目前已经有一家北京公司在负责打理黄景瑜的经纪事务,只是暂未对外界公开。


除了将已经冒头的红人签下外,不管传统公司还是加入战局的视频网站,也都在积极的签约新人、培养新人。因为所有的业界公司都已经意识到,“人”才是影视行业最核心的竞争力。



网剧选角“无孔不入”


如果日后黄景瑜功成名就,回想往事,他一定会很庆幸当初自己有心或无意地在网上发布了那组照片。正是这些照片让马上开拍《上瘾》,却未能找到顾海扮演者的柴鸡蛋眼前一亮,才有了黄景瑜迅速蹿红的神奇经历。


除了黄景瑜,许魏洲、林枫松、陈稳,以及贡献了大量表情包的女模特娄清,都是柴鸡蛋通过网络发现并联系到的。


传统电视剧的选角,通常会在酒店开一个房间,房间里挂满新人照片,有条件的剧组还会举行试镜,现场会有摄像机拍下试镜者的表现……但类似《上瘾》的小成本网剧不会讲究那么多,朋友介绍、网络里大海捞针,不管是模特、网红还是正在读书的学生,只要颜值够高,与角色气质相投,都有可能成为某部网剧的男主角。


《秘果》校草段博文,由新人陈哲远饰演


果然娱乐的签约艺人陈哲远是改编自饶雪漫小说《秘果》的同名网络剧男主角。去年此时,陈哲远还是深圳大学表演戏的大一学生,由于长相俊朗,在学姐的怂恿下参与了《流行之王》的选秀,凭借节目中惹眼的圈粉表现,他与另外几名选手组成了一支名为Mr.BIO的组合出道,随后被饶雪漫相中出演了《秘果》男主演。出道不到半年,陈哲远便接下了某著名饮料品牌新一季形象大使的广告。


《秘果》另一位男主角刘剑羽出道前从未有过演戏经历


《秘果》的另一位男主角刘剑羽出道之前在上海从事摄影相关的工作,早前也做过销售,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出道前从未演过戏,只是做过一些平面的拍摄。由于外形出色,刘剑羽凭借在微博中PO照就成功圈得不少粉丝。因为“阳光、忧郁”并存的体质,刘剑羽也被果然娱乐签下,并参与到《秘果》的拍摄。


两个毫无表演经历的新人,一出手就是男主角,这在传统电视剧领域不可想象,但网剧这片新兴的土壤上却并非难事。


因出演《类似爱情》而被人知晓的孔垂楠出道前也与演员这个职业毫无瓜葛,他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科德学院,中学时学习的是美术专业,因在2011年出演微电影《歌舞青春》开始接触表演,现如今,已经积累了不少粉丝的他不仅接到了招聘网站的广告代言,还将出演由匪我所思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迷雾围城》。



传统公司、网络巨头都在布新人局


而作为BAT巨头,腾讯视频旗下的企鹅影业也在积极进行新人的签约培养,大宇是企鹅影业的一名艺人经纪,除了要做好旗下艺人的经纪工作,还要积极的发掘新人。


“北电、中戏的大戏,经常会去看,希望能在其中发掘出一些资质出色的新人,但同时你也会发现,还有很多其他公司的人在盯着他们,一般来说,大二以上、条件不错的,基本上都已经被签出去了,或者是和一些经纪人达成了口头上的合约。”大宇称,有时为了获得心仪的人选,经纪公司或个体经纪人之间也不乏明争暗抢。


企鹅影业目前签约的两名新人演员阿丽亚、卫延侃都参与拍摄了奇幻自制剧《九州天空城》,作为大平台下的艺人,自然在起点上有着先天优势。在2016年1月的腾讯应用宝年度盛典上,阿丽亚便与李宇春、李易峰、赵丽颖等当红明星一同出席,这是一般新人难有的待遇。视频企业集投资与艺人经纪与一体,比起传统经纪公司,无疑是更好的推广平台。


而据《我的奇妙男友》制片人龙亚透露,金泰焕也早已签约华策星之,有意思的是,目前韩国媒体非常关注金泰焕在中国的发展,也有很多剧有意邀请这位在中国人气爆棚的演员参演,作为中国公司的艺人,金泰焕的走红可以视作中国影视剧培养的艺人,“反哺”韩国市场的案例。


对于经纪公司一窝蜂的挖掘新人,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此前在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表示,从以往娱乐圈新老更迭的经验来看,在赵薇、周迅、陈坤、黄晓明走红时期,他们曾占据娱乐界非常长的时间,而在此期间鲜有新人涌现,而从去年开始,新人不断涌现,这说明改朝换代时间已经到了:


“我个人有一个判断,从今年开始,到未来的两三年中,会是中国新一代艺人的崛起时间。而过了未来2、3年之后,可能就会有非常长的寂静期。


在这一段时间里新艺人涌现时间、速度都会大幅度的减缓。因为在这两三年内涌入娱乐圈的艺人们会占据市场一段时间,压制其他新的艺人崛起得机会。”


来源:腾讯娱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