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刘原:致我们操蛋得光芒四射的青春

刘原2018-01-17 19:28:27

2016年的岁末,我的前前前前东家南都在广州小蛮腰操办了日报20周年庆典,那夜我的朋友圈被前同事们刷屏了,他们只要把自己的名字和照片上传,就可以P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封面。

我没玩这个游戏,但我看见了老友蓝维维玩的封面(下图),是几个月前龚晓跃回长沙时和我、蓝维维在106酒吧的合影。


长沙106并不是北京保利,但我却发现照片上我的脑壳后出现了诡异的“公主”。这俩字太杨箕了,太呼应头版大标题了,对于杨箕村边上的南都而言,贴身到肉紧。

10多年前,我曾在南都旧楼呆过一千个夜晚,左手打黄色标题,右手写黄色专栏。我公号和微博上的头像,便是当年在南都五楼编辑部拍的。我的青春给了谁?不晓得,这要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去问报馆的领导,去问杨箕村里的发廊妹、吸毒粉仔、劫匪。


有一位兄长或许晓得。报头上“办中国最好的报纸”那个口号就是他提出的,那年他带我们做了非典报道、孙志刚报道。如今,他漂洋过海,我们风流云散。年轻时,我们是多么嚣张呵,嚣张到误以为凭一枝秃笔和一腔狗血,可以推动中国。

赵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公映时据说很火爆。老实说,这个名字打动了我,后来搜索了一下,只是寻常的一部爱情电影,我心底那根受潮的老火柴将燃未燃,终于还是黯淡了下去。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青春。青春刚逝时你回望,觉得像壮烈的蘑菇云,青春逝去已久时,它更像椰菜花般的尖锐湿疣,云端上的光华已经失散,只是隐隐地有些肉疼,有些蛋疼。


当原叔还不是无业流民的时候,曾在裹尸布一般漫长的会议上,听到不少同事前赴后继地致青春,后来我分神了,开始想自己的青春丢在了哪里。我自17岁之后四处云游,在每一个地方短则两年,长则不超过四年,所以都不知去哪寻找青春的骸骨。

更悲剧的是,我在许多城市或小镇留下过体液,但都是血汗,而不是另外的那一种。所以我不爱去故地凭吊青春,既然没有旧时的姘头和酷似我的少年,我亦没有闲情站在如同被时间整容过的旧地,因为,我不认识它们了。

但人老了,那些跟年少有过纠葛的记忆总会定期涌上喉腔,仿佛一场宿醉。我时常在电脑上听老歌,偶然听到周慧敏在《刀马旦》里的主题曲有京剧唱腔,如此熟悉,正是90年代百年润发广告里的唱段,周润发懒洋洋的笑容便浮了起来。又听孟庭苇的《化身为海》,竟清晰地忆起20多年前,在大学科技厅的校晚会上,一个外系的女孩独舞时配乐正是这首,那女孩是贵州的,如今不知在哪个煤矿挖煤。

我昔年最恨戏曲,咿咿呀呀的,穿的衣服又多,远不如魔术表演,总有一个白花花的女郎在展示入口即化的大腿。入口即化这个词只属于青春,属于哈根达斯和凝脂嫩脸。有网友曰:“最烦某美食主持人,吃榴莲说入口即化,吃油炸糕说入口即化,吃驴肉火烧说入口即化……什么东西入她的口都会化,我好心疼她老公。”


但现在,我已经不热衷入口即化了,竟然爱上许多流行歌里的戏曲了,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回中原,人说百花的深处,永乐大钟千古鸣。人一老,就会喜欢戏文。不过我也是叶公好龙,某年在秦淮河畔,我听昆曲时呼呼睡去,黄粱梦中,左边是细皮嫩肉的青春,右边是腰间盘突出的将暮之年,幻觉让我做左派,现实却让我做右派。

某夜赴老兄弟酒局,想起10余年前初见,我们在广州五羊新城河涌边的台北豆浆宵夜,他鲜衣怒马,或是中国最年轻的报社总编,我英姿勃发,正致力做中国最黄的专栏写手。时光泡软了那些青春,今时他头发已少,我头发已白,我们在中国大地的不同城市不停分离,相聚,再别离,我的命和他的命如此相近,我们的青春都无处安葬,只能相视一笑,喝一杯飘满劫数的酒。

当年迎风尿三尺,如今顺风尿湿鞋。

多年前在北京,我曾写过一篇专栏缅怀与老兄弟擎苍牵黄的岁月,标题是《倘有来生,让我们像切一样做爱》。如今我们的前列腺早已锈蚀,腰骨早已僵硬,不知杜蕾斯为何物。新闻里说,3名韩国男子在日本扮女性卖淫,我心想青春真是无敌,割脸术真是无敌,可以让半尺男儿变娘炮,这样的世道,也只有阉党,只有撅起屁股媚笑的人,还能继续欢愉。所有长着正常鸡鸡的人都彻底失去了青春,失去了自主痉挛的权利。

有一回偶翻杂志,发现《致青春》的作者辛夷坞竟跟我相似,出生于桂北小城,曾混迹于电力部门。而采写那篇稿件的,与辛夷坞自幼相识的记者,6年前跟我同个大院,他想跳槽去南方报业,领导请我以过来人之身劝阻他,我与他聊着聊着就忘了自己的说客身份,告诉他今世若不愿苟且就必须离开广西,去广州大道中289号,他随即呼啸而去,没多久我亦呼啸而去。

青春终将腐朽,人世终将腐朽,可我们居然呼啸过,在山梁磷火和千秋月光之间盘旋过,这样的年月何其饱满,何其光芒,何其满面风尘,何其拈花不语。



近期精彩回放↓

家国之痛,不如鸡鸡之痛

刽子手转世的那些夺命恶童

蟹蟹有你

老司机比林丹更不甘寂寞


刘 原

微信号: liuyuanzl ←长按复制

编剧、作家、前媒体人,著有《丧家犬也有乡愁》《领先处男半目》《丢下宝钏走西凉》三部曲。

商务合作qq:2958656392

刘原工作室邮箱:

2958656392@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