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姐姐」

MindWandering2018-05-05 09:29:23


数日前跑长途,至佛山南海。


同车七人,只得我在内两个女仔。因一路长途疲惫,略谈两句辄止。午餐时听她嘱咐服务员额外添辣椒下饭,遂知她是四川人。性情果然直爽,几乎包揽各种大小事且很会说话,教练亦任由她。言谈举止一望了然。暗想:这位姐姐是个有故事的人。


是日夜,落脚酒店。她一入套房,「乒乒乓乓从袋里拿出一罐罐化妆品。心里惊讶,这时才认真打量她,一米六出头,瘦脸尖眉,抹了引人注目的唇彩。顺势问句:姐姐你看起来挺纤瘦,好像吃极也不长肉。她立刻来兴趣,「是啊,我平时有做瑜伽,自然显瘦,稍一停顿,「不过,我以前读书时也很胖啦!我倒没有谈及太多自己的事,全听她接下来讲述阅历了。她叫梦施,少时离开四川到沿海地区学美容,经常与机构单位合作......我被她尾指上的靛蓝色指甲油分神,嗯嗯哦哦应着话。仅一尾指搽了指甲油,突兀至极。


末了,她添上一句:小妹妹,看你白白净净的,应该很少化妆吧。哎也是,还在读书嘛,像我们出来社会久了,不化妆都没人肯看你一眼。我看了她一眼,笑笑不搭话。我看妹妹你啊,模样还是不错的,现在你没长开,千万别学一些学生妹那样,看几个美妆视频自认化妆达人,我们做美容的还要学个一年半载呢。靓不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还算禁睇


我习惯早睡,十一点未够已躺床上。奈何半夜她与男友电话,虽压低声音,但对睡眠环境极度敏感的我犹如刺耳广告,终整夜无眠。


翌日,教练拉余下的人跑长途。梦施提议绕人工湖走两圈,于是两人沿荒败小径而行。她问我名字,评价这名字像个有文化的。这是说名字的人还是起名字的人呢?跟这位姐姐谈诗书聊时事是不合适的,为打发一下午的无谓话题。她指出前方树与花的名字,提起自己是农村人,常在老家见到这些。我讪笑,说城里的同龄人这方面不及农村的孩子, 不辨菽麦。很多时候仅限于书本里的知识。于我眼中,满天星和野花无甚分别,除非特征明显,不然花草树木皆雷同。她亦吃吃笑了起来。


话题不知怎的引向男女方面。她谈到女性独立是笑话,若不是高收入仅限养活自己的收入水平的话,谈不上经济独立。我第一次听这观点,感觉新鲜,待她进一步发表意见。她认为高收入的女强人择人要求往往「高不成低不就」,反感现时舆论支持女性经济独立,让一些女仔拿着微薄薪水自我陶醉经济独立。她如此激动,我只能加句:「最重要还是思想独立吧。」「没错!不过还是要找对男人,找对一个男人很重要。我思索良久,始终理不清两者的因果关系。惟有再次嗯嗯哦哦。


梦施以她唯一骄傲的资本——阅历告诉我,能说会道是紧要本领,一句话不同语境万般意思。以前我年轻,一听这话可能立刻摔脸离开。现在进入社会,明白只得忍着。然而未出社会都要学会看菜下饭。


折返大堂,余下的人亦跑完长途。返程路上,梦施和其他人说着「不咸不淡的话,除我均吊起嘴角。不知哪里值得笑。梦施说年轻人应该出来夜蒲,不通宵则浪费青春。想起一同吃早餐我白粥一碗小蛋糕两件,她排骨馒头另青菜辣椒伴粥还猛话我吃得寡淡,没营养。这真的好笑了。


她让教练载到半路,自己转车去广州。临下车她说句小妹妹再见啦,旁人打趣:喂你比她还小四个月叫别人妹妹,好意思吗?考试需递交学员资料,那些男生一早知道了。


我闻之愕然。连说我不介意的,她确实像姐姐。慌忙向跃出车内的梦施挥手告别。


之后一套黑底白纹运动衣消失人来人往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