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风机价格虚拟社区

你的钱夹,我用到现在还舍不得换

有个酒馆2018-06-07 08:13:10



文 | 沈挽冬



见到小迟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那种很招女生喜欢的男生。


颜值是公司里的佼佼者不说,老挂一副露齿的阳光笑容,鬼点子最多,办公室里通常是他一个人的声音,主要是还不难听。除了身高不占优势,我说不出他什么缺点。


一起吃过几顿饭、加过几次班,一来二去就熟络起来。每次去泡茶的时候,他总毫不客气地把水杯递给我,让我顺便捎一下。


作为交换,闲暇之余,他和我讲了一个故事。



一次,我邻座的小豹子收到了他媳妇给他买的新书包,又好好撒了一把狗粮。我识趣地躲远,准备去沏壶茶解渴,半路又接到小迟递来的马克杯。我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桌面,吐槽说:“小迟哥,钱包挺旧了啊,快让女朋友也给买一个新的。”


他笑笑:“这不是没坏,还能用嘛。”


那是一个棕色的钱包,我想了很多形容词来概括它,总结下来就一个字:旧。你们猜猜,那钱包多大年纪了?六岁多了。


但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东西,十有八九会有故事。



“这个钱包是我高中时的初恋送的。”


听小迟说,姑娘各方面都挺好,颜值是那一届高中的前三。高中毕业后,姑娘在广州上大学,而自己因为失利,在老家旁边的一个城市复读。


新学校管理很严,不能带手机。失去诺基亚的爱情,倒意外地添了几分浪漫。姑娘时不时写信给小迟分享大学里的点滴,而他,在每晚结束自习后,第一个跑出教室去磁卡电话处,一定要听一听姑娘的声音才睡得着。


年少轻狂的青春期里,总不懂如何抓住时间。生活里除了日夜挂念着的女朋友,小迟依旧像从前一样,能翘课打篮球绝不留下来写作业。直到最后一学期,才忽然记起这一年的夏天眼看着就要到来,拼了命努力。


高考结束后,他本能留在广州和姑娘一起念大学,可为了逃离父母的掌控、找寻内心萌芽的大梦想,最后去了去北京。



十对情侣,八对死在了异地恋。


小迟在北京第一次看到下雪时,兴奋地扔了伞就在大马路上掏出手机就给姑娘打电话,一路走下来,拿电话的手冻得红通通,头发也变得白花花,可他听着电话那头姑娘的声音,乐得呵呵傻笑。


时间一久,他忙着对付生活,渐渐不再对姑娘嘘寒问暖。而另一头,正有人追她追得用力。对所有女生而言,不是说偶尔对你没空的人就是不爱你,而是本能更容易爱上那个随时对自己有空的人。


对姑娘而言,需要你的时候你总不在,很多失落就在不知不觉的日子里积攒。就像一天天落在窗上的灰尘,并非一抹就能干净,可能哈口气,反复擦擦才能看清在另一头的你。于是那些说不完的话,说着说着就没了下文。


生活总是这样,多少人忙东忙西,最后忙丢了想娶的那个人,多少人熬日熬夜,最后没熬到要嫁的那个人。



姑娘提出分手后,两个人就失去了所有联系。小迟在北京的大热天里,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周。撕心裂肺的痛苦后,他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慢慢释怀,从心底接受,是那些日积月累的疏忽和不珍惜让姑娘下决心离开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小迟说:可能她不算是我的初恋,却是我第一个真心相待的人。


和我聊起这个故事的时候,他的语气已经云淡风轻。如今的他有了新的生活,也见过了准岳父,只有那个钱包还静静躺在桌面上,听着自己的身世。


关于青春时轰轰烈烈,最终在岁月洗涤下归于沉静的爱恋,只有在老家旧电脑的照片,和留下来那几封她写的信中找到丝丝缕缕的痕迹。



我问小迟,什么时候才准备换钱包。


他又一副标准的露齿笑:等它旧得不能用的时候再说吧。






今天讲的这个故事,可能你会发现,不但没新意,还老得能掉牙。那些当时觉得痛苦后来觉得也还好的日子,换来的是长大后一声“可惜回不去”的小小叹息。我们总是能在这些小失落里找到破碎的美好。



我记得自己以前也傻里傻气地送给自己喜欢的人一块手表。当时想的是,希望它能陪他度过每分每秒。后来,我偷偷跑去买了款式相同的女表,没告诉他,却在心里得意了很久。其实我从来没问过他是否还留着那块手表,是否分针还正常走动,是否也曾戴在手上过。那些小心思,反正我现在应该是很难再有了,但想想依旧觉得蠢得可爱。


今天的热点在朋友圈被刷了一整天,太疲倦也无心追。祝福唱歌好听的YOGA能一直幸福,希望小朋友能早日恢复健康。


你要记得好好睡觉,晚安啦。(╹∀╹)



友情链接